貝氏所主張的“刑罰運用的相關問題應當用幾何學的精確度來解釋”……顯然忽視了刑罰適用中各種錯綜複雜的因素,雖然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法官因個人因素造成量刑不平衡,但卻摒棄了法官依個體經驗作出最適合罪犯量刑的可能,可謂因噎廢食、刖趾適屨
  □施鵬鵬
  大衛,古以色列國第二代國王,亦是最具威名的君主。他英勇善戰,年少成名,幼年時便隻身奔赴戰場,以石擊殺非利士勇士歌利亞,令不可一世的非利士人潰不成軍。後在逆境中,大衛出逃,裝瘋以避害,但兩次不害掃羅,終成一代君王,《聖經》的《撒母耳記》(上與下)記載了其英雄事跡。公元前1000年左右,大衛建立統一的以色列王國,定都耶路撒冷,為長期以來顛簸流離、飽受苦難的猶太人提供了真正的家園,成為以色列不朽的歷史傳奇。
  但大衛亦曾犯下滔天大罪,其與部下妻子拔示巴的通姦之行曾令上帝大為震怒。《撒母耳記》寫到,一日,大衛正在王宮的平臺上散步,看見清泉垂柳下有一美麗的婦人在洗澡,經查得知是赫人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大衛便使人召她入宮,誘姦成孕。後大衛意圖瞞天過海,傳見烏利亞,令其與妻子團圓。但忠於職責的烏利亞並沒有回家,他說,“以色列的士兵在外面打仗,晚上都住在帳篷里。我怎麼能回家吃喝,與妻子團聚呢?我敢在我主我王面前發誓,我決不回去”。一計不成,大衛遂生殺心,令烏利亞回到前線,並將一封信轉交軍隊統領約押元帥。約押元帥打開信一看,信中這樣寫到,“要派烏利亞前進,到陣勢極險之處,你們便後退,使他被殺”。約押元帥貫徹國王意志,烏利亞終死於敵人刀劍之下。此後,大衛將拔示巴占為己有,封為王后。
  古以色列很早便將通姦行為視為極為嚴重的犯罪。《聖經》中的“摩西十誡”規定,“不可貪戀他人的房屋;也不可貪戀他人的妻子、僕婢、牛驢,並他一切所有的”(第十條),否則即為觸犯猶太民族和上帝耶和華約定的律法,可以處死。何況大衛不但涉嫌通姦,還涉嫌殺人。但上帝作為懲戒,僅令其與拔示巴的第一個兒子夭折,而未涉及當事人本身。這種處罰,未免有庇護之嫌。須知,此前上帝僅因抱怨摩西便以瘟疫殺了在沙漠流浪中的一萬四千七百個猶太人,又因窺視了上帝的方舟便擊殺五萬七十個伯示麥人。
  看來,量刑失衡很早便是個極為嚴重的問題。從根本而論,罪刑不均衡的原因很多,既包括法外因素,如刑事政策、法官專權、司法腐敗、法外特權、監督缺位等,也包括法內因素,如立法寬泛、個案差異、法官裁量、刑罰個別化等,有些因素是合理的,在刑事司法實踐中,即便同一罪名,量刑也可能因罪犯主觀惡意不同而有所差異,法官應依個案的具體情況作出量刑判決,這符合現代刑罰理念的基本原則,有些因素則是不合理甚至非法的,如視罪犯的地位而施以量刑,這顯然有悖“刑法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基本理念。古中國素有“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禮記·曲禮上》),而古以色列則有上帝之於大衛的法外開恩,如是觀之,刑罰規範化亟待推行。
  啟蒙思想家貝卡利亞便主張奉行嚴格的“立法固定量刑制度”,以期限制執法者在量刑領域的專權,實現刑罰的無差別適用。但貝氏所主張的“刑罰運用的相關問題應當用幾何學的精確度來解釋”,就如同近期所興起的“電腦量刑制度”一般,將定罪量刑簡單地視為一個普通的算術問題,以期用數學上最簡單的加減乘除來解決量刑所涵蓋的複雜社會矛盾。這顯然忽視了刑罰適用中各種錯綜複雜的因素,雖然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法官因個人因素造成量刑不平衡,但卻摒棄了法官依個體經驗作出最適合罪犯量刑的可能,可謂因噎廢食、刖趾適屨。
  故量刑規範化不宜走極端,立法層面固然要盡可能減少量刑模糊空間的可能,但也應賦予法官在應對司法實踐中千變萬化之情況的自由裁量權。這也符合國際慣例,畢竟從比較法的角度看,世界各國在多元刑罰價值觀指導下均尋求相對確定法定刑和法官自由量刑模式的中間路線,而非涇渭分明、非此即彼。故“杜絕法外因素干擾、規範法內因素影響”的核心關鍵詞在於量刑程序的正當化,包括設立量刑證明、量刑說理以及理刑公開制度,將道德指向、人權理念以及政策思維方式等以“看得見的方式”展現。刑法上的“罪刑法定”原則和刑事訴訟法上的“程序法定”原則為量刑規範化改革提供了基本的理論依據,兩者不可偏廢。當然法官的道德素養和司法能力亦是實現公正適當量刑的前提條件。
  上帝是否寬待大衛?這一問題未免有瀆神之嫌。萬能的上帝可能有更多的考慮,凡人不敢妄自揣測。但民間的非議便不一而足。聽聞消息的先知拿單對大衛說:“在一座城裡有這麼兩個人,一個是富戶,一個是窮人。富戶有許多牛群和羊群,窮人除了買來養活的一隻小母羊羔之外,一無所有。羊羔在窮人家裡和他兒子一同長大,吃他所吃的,喝他所喝的,睡在他懷裡,在他看來,如同兒女一樣。有一位客人來到這富戶家裡,富戶捨不得從自己牛群羊群中,取一隻殺給客人吃,卻取了那窮人的羊羔,殺給客人吃了”。大衛聽後尚不知所指。而先知便直面大衛說:“你就是那樣的人!你借亞捫人的刀,殺害赫人烏利亞,又娶了他的妻子。你做這事,必然遭到報應!”大衛亦直言,“吾有罪”。
  頗為弔詭的是,“有罪”的大衛與拔示巴卻又生下擁有“超人智慧”的第二個兒子:所羅門。在歷史上,所羅門構建了最強盛、最富裕的猶太王國,是古代以色列最偉大的國王。看來“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所言非虛,萬能上帝的心思永不可測!
  (原標題:以色列王的罪與罰)
創作者介紹

台灣美食

ry69rya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